防屏蔽导航网站:www.emoneyspace.com/xuancai

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采集不用钱,完全免费还倒贴,站长扶持月结工资】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采集站长指导,福利领取,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加QQ:920347076,技术交流群:957613392 .

telegram电报群:https://t.me/ziyuanzhan1024

1024资源站解析接口:https://api.1024zyw.com/m3u8.php?url=

1024资源站API地址:https://www.1024zyw.com/inc/api.php

  • 资源采集插件下载  采集奖励方案  采集教程
  •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暗欲
    暗欲
    通往浅约港的一条大道上行驶着一架四匹马拉的豪华马车,马车不紧不慢的向着被灵梦大陆的军队占领的浅约港驶去。

    丝碧凝搂着女儿霜阳坐在车内小声的交谈着。

    霜阳睁着迷茫的眼睛,有点傻呆呆的望着妈妈问道:“你恨赫马多一些,还是恨那个杀死了爸爸的豪歌多一些。”

    丝碧凝苦笑道:“说实话,你爸爸跑到人家大陆去进攻人家,被人家打死似乎轮不到我们记仇。这是战争,没有办法。可是赫马却在为他拼死拼活打江山的手下战死异大陆后,不但不对我们家族优待,反而几乎完全剿灭了我们整个家族,实在是一个暴君!最无耻的是他竟然还同时霸占了我们母女两个人的身体!魔鬼!”不过想到自己和女儿霜阳跟口中的所谓魔鬼做爱的时候似乎更多的是刺激和兴奋,脸上不禁起了一丝红晕。

    霜阳摇头道:“赫马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明知道他那样不对,可我恨不起来。一个大陆的君王拥有一些母女妃子根本就没有什么,而且说实话,我们与他一起做爱不是感到非常的刺激与兴奋吗?我们不是非常渴望他的临幸吗?当然我没有说他的行为是正确的。不过他这次让我们母女利用自己的身体去讨好杀死我爸爸的豪歌却让我心里非常的伤心和难过,这说明他根本就不在乎我们母女。而且男人之间的战争为什么要我们女人来承担?这是懦夫的表现!我心里真的很难过。”
    丝碧凝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头道:“我想这个恶毒的点子必然是皇后雾羽丝岚想出来的!她看见赫马非常宠幸我们母女两个,就想出这么一个表面是为了赫马,其实是为了自己争宠的主意。”

    霜阳点头道:“极有可能!我们母女两个弱小的女人有什么机会刺杀那击败爸爸的豪歌?这不是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吗?此举即讨好了赫马又拔去了她的眼中钉!”

    丝碧凝苦笑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我想都不敢想!但是我们不去的话又是违抗君命,注定是死亡,或许在浅约港我们还有一丝生机。”

    霜阳道:“听大王说阴姬尼羽和斐岚依那两个骚货已经投进了豪歌的怀抱,我们是不是可以接近这两个骚货,然后伺机接近豪歌?”

    丝碧凝点头道:“好了,别一口一个骚货,她们两个当初不也是被你父亲俘获占有的女人吗?我们这次是否有一线生机,说不定就靠她们了!还妄谈什么刺杀豪歌?!”

    阴姬尼羽和斐岚依听到有两个长的非常美丽的女人来找自己,心中纳闷了一下,但还是要护卫把她们领进来。

    丝碧凝、霜阳见到阴姬尼羽和斐岚依,哽咽着就要下跪,阴姬尼羽和斐岚依忙一人拉起一个。

    阴姬尼羽问道:“听投降我军的将士们言讲你们全家被赫马几乎完全杀光,你们母女两个被赫马抢入内宫,怎么来到这里?”

    斐岚依看见丝碧凝,心中跟阴姬尼羽一样有些尴尬:毕竟当初她们两个跟丝碧凝一起与挽石库离在床上做过爱,现在自己和阴姬尼羽却已经投入了间接击毙挽石库离的豪歌怀里,未免有些不好意思。

    丝碧凝道:“赫马这个禽兽!挽石库离为他在异大陆拼命,他却在挽石库离死后杀了他的全家,更把我们母女收入宫中肆意凌辱!我们早就想偷跑出来,奈何整个桑普兰都是赫马的天下,能跑到哪里去呢?现在知道你们在这里成立了一个不属于桑普兰帝国的桑普兰自由联邦,就投奔到这里来了,还望两位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收留我们。”

    斐岚依跟阴姬尼羽对看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诧异,不过都没有说出来。
    斐岚依点头道:“你们既然想留在这里,我们自然欢迎,你们就暂时住在这里好了,先下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好吗?”

    丝碧凝、霜阳母女自是感激不尽,由侍女引领而去。

    阴姬尼羽看着斐岚依,脸色微红,有点窘迫的说道:“我们两个当初都是挽石库离的女人,这点虽然豪歌不在意,可我们心里还是有一些异样的。本来已经慢慢忘却了挽石库离,全心投入到我们的幸福生活中,她们母女却又找了来,这可如何是好?”

    斐岚依咬着阴姬尼羽的耳垂道:“丝碧凝和她女儿霜阳可是比我们还美的大美女啊!只要我们从中撮合,还怕她们不上豪歌的床?让主君上了挽石库离的妻女,就算是补偿了挽石库离上了舒可姬惜、梵珈桑娃以及我们的超级赔偿吧!”
    阴姬尼羽点头道:“我们早就是挽石库离的女人,现在成为主君的女人,我想主君对我们不会有什么看法的。可是舒可姬惜、梵珈桑娃毕竟是灵梦大陆极其优秀、且极有身份的大美女,却跟了跟他作对的挽石库离。虽然最终跟了主君,但我想主君心里或多或少有一些郁闷的!现在让主君在一张床上好好操弄挽石库离的正妻和女儿,我想对他是一个极大的刺激和安慰!他一定会非常兴奋!”
    两人找到正在客厅与誉其、聚厉声、保林塔神侃的豪歌,皱着眉头用手想挥去那充满客厅的云雾精的烟雾,却怎么也挥之不尽。

    豪歌问道:“有事吗?”

    阴姬尼羽知道这几位都是豪歌的死党,没有什么秘密的,红了一下脸道:“挽石库离的正妻丝碧凝和她的女儿霜阳来了,她们打算在我们这住下,也就是说投靠我们,我想问主君是否同意?”

    聚厉声看着眼睛开始放出异样光芒的豪歌,干咳一声道:“不知这母女两位相貌如何?不如给兄弟我介绍介绍啊?”

    誉其拍拍聚厉声的肩膀道:“注意形象!看你这憔悴的脸!还打什么美女的主意?你刚刚得到的那三个美丽的桑普兰美女恐怕已经让你快精竭而亡了吧?看我如此生猛,还是让给我吧!反正保林塔对本土美女兴趣不大。”

    豪歌正色道:“我说兄弟们!别忘了我们是桑普兰大陆的解放者!是正义之师!不是什么风流之师!人家母女两人因为挽石库离的原因沦落到这般悲惨的地步,现在投奔我们,怎么能够打她们什么主意?再给我胡说,我就把你们刚勾搭上的美丽的桑普兰美女逐出军营!有点大帅的样子好不好?!”

    聚厉声、誉其、保林塔都被主君这番义正词严的话语说的是目瞪口呆!改性啦?如果说下死命令只准他追这母女还有可能,什么不要打她们主意云云,简直是天外飞语!

    看着三人一脸的不屑,豪歌尴尬的笑了一声对同样露出不相信自己话语的阴姬尼羽、斐岚依道:“让她们暂时跟你们住在一起吧,你们也知道外面兵荒马乱的容易出事,今晚你们两个主持一个欢迎她们的家庭晚宴。”

    阴姬尼羽、斐岚依点头出去。

    聚厉声恶狠狠的说道:“靠!变态!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人家上了你的马子不错,不过那是你的马子认识你之前的事情!看你的色眼就知道你卑鄙、龌龊的想法!”

    豪歌一个大脚踹了过去,气势一点不弱的说道:“奶奶的!老子喜欢这样玩上过老子马子的男人的老婆、女儿,你不服气?变态就变态!靠!”

    誉其摇摇头,叹气道:“我说聚厉声兄弟,这次我们就不要争了,反正桑普兰大陆的美女多的以千万计,想找出上百个极品女人都非常容易,慌什么?”
    保林塔点头道:“据说赫马的正妻雾羽丝岚就是一位顶级的极品女人,不过我想主君不会放过她的,她你们就别想了,但是赫马的后宫里最起码有上百的极品大美女,到时候你们还怕没有美女?”

    此语一出,三个男人变态的翻着色眼开始了YY……

    荷丝姆娅听阴姬尼羽说起丝碧凝和她女儿霜阳来到这里的事情,感觉非常诧异,她愣愣的看着斐岚依道:“怎么?你觉得这很正常?要知道丝碧凝的丈夫,霜阳的爸爸是间接的死在豪歌手上的!她们投奔我们?”

    斐岚依摇头道:“我和阴姬尼羽也商量了一下,这肯定是一个阴谋,但是有什么呢?不就是两个落寞的女人吗?她们能掀起什么样的大浪?顶多是赫马利用她们的仇恨,派她们来刺杀爷的!可是以爷的手段恐怕是痴心妄想吧?!我跟阴姬尼羽想到我们的事情,尤其是舒可姬惜和梵珈桑娃的事情,这在爷的心中多少是一个阴影。这次挽石库离的正妻和她的女儿送上门来,恰好让爷上了她们!让爷去了心中的那口恶气岂不是好?”

    古兰恰栖咯咯娇笑道:“真不知道你们的脑袋是怎么想的!那个猪哥躲着我们还搞出一大堆美女爱妃回来,你们这次为他特意准备,还不乐坏了他?不过还是要提醒爷,让他别出了意外。”

    夜晚的家宴格外的丰盛,听到挽石库离的正妻丝碧凝和她的女儿霜阳来到了这里,别说荷丝姆娅、古兰恰栖了,即便高轻咽、雀琳纳、沁诗嘉、瑶馨娜、皓莱伊也睁大了眼睛,看看这昔日敌人的女人和女儿是如何的美丽。

    霜阳几乎一直是害羞的低着头,丝碧凝则是礼貌的跟大家说着话,间或回答各人的一些问话。不过更多的时间也是跟女儿一样的低头,很简单,实在受不了豪歌这个大色狼一点也不顾忌的色眼!

    惊艳!绝对的惊艳!豪歌心如猫抓!奶奶的!这么美艳、娇媚的母女,老子要是不收到自己的房中,跟她们一起做爱,让她们一起为自己口交,恐怕以后也别活了!

    大腿已经被边上的沁诗嘉捏的不知有多少下了,可惜豪歌是铁了心!嘴巴一直是花花的跟丝碧凝、霜阳母女说着不咸不淡的荤话,做出种种自以为很帅的动作和表情,就是不怕恶心死边上的众多爱妃。

    丝碧凝只是有点窘迫的以礼貌的态度跟豪歌应酬,霜阳的心中却起了一种不知该如何解释的情怀: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当然不是亲手杀的那种。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也可以说是自己的仇人,可是跟眼前的这位帅的出奇的男人比起来真的有点差劲。对方明知道是仇人的妻女却无动于衷,不是白痴就是完全能罩住自己母女,根本不怕自己跟妈妈的所谓的刺杀。白痴?这样认为的话,估计自己就是白痴!那么他是吃定自己母女了?想到很快自己跟妈妈就要与这个仇人一起上床做爱,心中不知道是悲痛还是刺激?奇怪的是自己跟妈妈同床跟男人做爱,都是跟的仇人,难道我们真的是淫妇?

    晚饭好容易结束,豪歌在沁诗嘉几乎揪着耳朵的情况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阴姬尼羽和斐岚依喊丝碧凝到一间小的会客厅谈话,丝碧凝似乎知道她们要谈什么,有点不安的跟着后面。

    阴姬尼羽看着丝碧凝似乎没有一丝变化的绝美的容颜笑道:“其实我们知道你来这里要做什么,但是你们大概自己也知道这不可能。”

    丝碧凝一怔:“我就是来投靠你们的啊,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意思吗?”
    斐岚依笑道:“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你是个女人,我们也是女人。我想你的命运和你女儿的命运都在你们的一念中!别傻了!不错,挽石库离是因为被主君击败而自杀,可那是战争,并不是个人有什么恩怨。你跟主君真的有什么仇恨吗?我想跟你有仇恨的不是主君,而是那个赫马!”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