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屏蔽导航网站:www.emoneyspace.com/xuancai

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采集不用钱,完全免费还倒贴,站长扶持月结工资】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采集站长指导,福利领取,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加QQ:920347076,技术交流群:957613392 .

telegram电报群:https://t.me/ziyuanzhan1024

1024资源站解析接口:https://api.1024zyw.com/m3u8.php?url=

1024资源站API地址:https://www.1024zyw.com/inc/api.php

  • 资源采集插件下载  采集奖励方案  采集教程
  •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血骷髅】第17章游记
    【血骷髅】第17章游记
    请观看过本文的朋友们顺手点击「支持楼主」,谢谢。

    朋友们,你们的支持关注,才是本人续写下去的动力。
    ***********************************
    第17章 游记

    最近这几天丁敏过得有点烦,因为那个说要当她情夫的男人又没有联系自己,自己为了生活又开始了模特走秀,而且她的老公陆明杰居然像狗皮膏药似的缠着自己说要给她当经纪人,这不,完成了今天的两场走秀之后主办方请所有人吃饭,他居然在饭桌上喝醉了,还是自己把烂醉如泥的陆明杰扶回来的。

    回到家里之后,丁敏将烂醉如泥的老公丢在了卧室的床上,拿了件睡裙到卫生间里冲了个热水澡,洗去了身上的疲倦,此刻她正低着头在洗漱池前刷牙,却没注意到身后卫生间的门悄悄敞开了。

    楚天佑推开门看着一身黑色睡裙的丁敏,正在洗漱池前低头刷牙,那踩着塑料拖鞋的粉嫩小脚跟还一点一点的,看着那包裹在睡裙下的圆润屁股微微撅起,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丁敏听到响动还以为是醉酒的老公要来上厕所,刚想回头时被身后的人抱了个满怀,不满的扭动了下身子低叫了声:「你干什么呀?」

    楚天佑双手环抱着丁敏的纤腰,用下巴抵在她的后背,使得丁敏不得不下腰撅起屁股,连脚尖都踮起来了,楚天佑将手伸进睡裙里,在丁敏的屁股上狠狠地摸了一把。

    「啊!你要干嘛?」丁敏根本没想到在自己家里还有别的男人,她以为醉酒后的丈夫这会儿起了兴致,想和自己在卫生间里来上一炮,这样想着她不禁心头火热,下身蜜穴居然流出潺潺爱液来。

    楚天佑把丁敏睡裙的下摆往上一撩,将女人黑色的蕾丝小内裤扯了下来,耷拉在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之间,露出肥美紧翘的屁股,入眼就看到女人浅褐色的雏菊和溢着潺潺爱液的蜜穴。

    丁敏身为模特看似纤瘦,实则身材丰腴,双腿并拢间紧留下一丝小缝隙,她扭动着撅起的屁股,埋头娇吟道:「不要看了,老公,快来吧!」

    楚天佑拉起丁敏睡裙的下摆将她的上身和头都罩在里面,解开裤带脱下裤子与内裤,挺着火热滚烫的大肉棒对准蜜穴口,用力一挺腰身。

    「噗哧」一声,硕大的龟头划开蜜穴内的肉棒缓缓前行,穿过层层嫩肉之后,狠狠撞击在蜜穴深处。

    「啊!」丁敏一声尖叫,看不见的她双手扶着洗漱池的两边,撅着屁股迎接着火热滚烫肉棒的无情插入,然而紧接着她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插入自己蜜穴的阳具大、粗、硬、烫,这绝对不是自己老公的那根东西,挣扎着身子惊恐地叫喊道:「啊!你是谁?快放开我。」

    楚天佑没有理会丁敏的挣扎与叫喊,双手压制着她的上半身,让她趴伏在洗漱池上,神勇的挺动着腰身,大肉棒插入,蜜穴内的淫水会因为突然间的充实而四溅飞出,大肉棒抽出,蜜穴内的嫩肉会因为快速的抽离而翻了出来,进进出出之间,丁敏的淫水愈来愈多连绵不绝。

    「啊……啊……啊!我不……我要啊……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
    丁敏无奈的趴在洗漱池上,蜜穴内的大肉棒抽插速度之猛,超过了自己以往任何一次做爱,尤其是那肿大坚硬的龟头,一次次撞击在自己的蜜穴深处的嫩肉上,好似要撞开自己的宫颈冲如子宫一般,充胀的愉悦感加上微微的撕裂感,混合的快感如潮水般冲击着她的心神,脱口发出淫荡而腻人的呻吟。

    「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
    楚天佑疯狂的抽插着,腰部如装有电动马达一般,飞速的挺动着,就好象要把丁敏活活肏死一般。

    「不行……不行了!啊……我真的……真的不行……不行了!」

    丁敏此刻完全是不管不顾了,她趴在洗漱池上,以脚尖踮着地,高高撅着屁股努力承受着身后男人一次次猛烈的撞击,蜜穴深处涌出更多的爱液来,她的身子已经准备好迎接做女人最快乐的巅峰了。

    楚天佑原本狂暴的肏屄的大肉棒减慢了速度,悄然将插入蜜穴的龟头下压,以粗大伞状的的龟棱摩擦着嫩壁,接近蜜穴口处的某一个圆形凸起处,或重、或轻、或戳、或磨,每十次抽插都有五六次落在那个点。

    男人抽插大肉棒的变化很快就出现了影响,丁敏原本松弛的娇躯突然变得紧绷,口中发出一声腻人的娇啼,一股温热的阴精喷洒在男人的龟头之上,而且连绵不绝,从两人的交合处了流出来,湿润了她腿弯处的黑色蕾丝小内裤。

    在性的方面丁敏也经历过几个男人,但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能给她这样的快乐,整个身体如同漂浮在云端,又好像在天堂快活无比,就连唐龙那样强壮的人都比不过身后的陌生男人,那肉棒又粗、又长、又有力,插进来好似要将自己的肉穴撑爆一样,她知道身后的人不可能是自己的老公,然而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她都无法开口阻止这次强奸,因为一开口都是腻人的呻吟。

    「啊……慢点啊……我受不……受不了……要泄了……好舒服……好爽啊……要死……要死……要死了啊啊啊……」

    丁敏身体不受控制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巅峰的极致快感一浪接着一浪从子宫深处涌出,惊讶、羞愧、内疚、兴奋还有恐惧,各种复杂的情绪让她的阴精如潮水般不知自己到底泄了几次。

    「呼哧、呼哧、呼哧……」

    楚天佑细细品味着龟头上浇灌的温热阴精,压扶着女人上身的双手慢慢下移,放在丁敏纤细的腰肢上用力一提,将她的大屁股撅的更高了,和自己的阳具保持一样高度。

    丁敏完全弓着娇躯踮着脚尖来支撑身体,到最后居然双脚都踢掉了塑料拖鞋悬空了,心中还没来得及感慨身后男人的力量强大时,那火烫粗壮的大肉棒猛烈的杀进自己的蜜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冲破了某种东西一般,紧接着就是下体撕裂的疼痛传到自己的大脑,顿时疼痛的细细抽噎道:「呜呜呜……疼死啦……慢一点……轻一点啊……好痛呀……呜呜呜……」

    楚天佑的阳具尽根全部插入丁敏的肉穴,两人的阴毛纠结在一起,他感觉到自己的龟头撑开女人的宫颈,滑入她子宫深处,大肉棒被女人肉穴内层层褶皱的肉壁全部包裹住,舒爽的感觉让他浑身毛孔都张开了,于是奋起十足的力气猛烈的肏弄起来。

    「呜呜……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呜呜……」

    丁敏四肢无力的趴在洗漱池上,破宫的体验是她从来没有尝试过的,那种刺激的胀痛让她抽泣着,男人滚烫的龟头在子宫内肆虐没几下,她就崩溃似的泄出了更强烈的阴精,这一次直接让她虚脱了,忽地感觉到小穴内的大肉棒剧烈跳动,熟悉的丁敏意识到陌生男人快要射精了,她带着惊恐哭泣地哀求道:「呜呜……不要……不要射进来啊……呜呜……」

    楚天佑听到女人的哀求之声,他在蜜穴内使劲冲刺了十几下后抽出大肉棒忽地放开她的身体,看着瘫坐在地上的丁敏,伸手捏住她的脸颊,让她的小嘴张到最大,在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插进去,紧接着就是一股股浓稠滚烫的阳精凶猛的射进丁敏的喉咙里。

    「咳咳……咳咳咳……」

    丁敏满脸泪痕的闭眼睛趴在地上艰难地咳着涌入喉咙的阳精,她感觉有一部分已经冲入自己的胃里,迷糊之中突然感觉自己被人腾空抱起来,两只小脚挣扎的蹬了几下,听到一个雄厚的男声贴在耳边说道:「我们去你的床上继续!」
    「是他,是他的声音。」

    瞬间,丁敏心中先是一惊,接着就是狂喜,她耷拉着手臂任由男人将自己抱起来,柔声说道:「去左边的客房,我老公在卧室里。」

    楚天佑闻者女人身上沐浴过的香气,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往左边的客房走去,踢开门后三两步走到床前,将丁敏放到床上,用手勾着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说道:「刚才爽不爽?」

    刚刚经历极乐高潮的丁敏俏脸潮红,闪着红玉般光泽,秀眉下漆黑的眼眸迷离流转,薄薄的红唇角还有一丝丝乳白的液体,她娇嗔道:「你刚刚太、太霸道了,我差点都死了。」

    楚天佑笑道:「那我在让你死一次如何?」

    丁敏嘤咛一声,双手不自觉的就勾住楚天佑的脖子,献上了香吻,一切都水到渠成,楚天佑也没有嫌弃女人嘴里残留着自己的味道,低头两人热吻起来,将女人调皮的小丁香吞入口中,一只大手隔着睡衣使劲揉捏她的翘臀,另一只手则抓住她的乳房揉搓着各种形状。

    片刻之后,两人都赤裸裸的在床上翻滚,趁着短暂的空隙,丁敏用余光飞快地瞟了一眼楚天佑的大肉棒,低声说道:「你、你不戴套子吗?」

    「我从来都不戴套!」

    「变态啊!」

    「嘿嘿,那我现在变态给你看,小敏儿。」

    丁敏认命道:「那……来吧!」

    楚天佑提起女人修长丰腴的大腿,将依然坚硬肿胀的大肉棒抵在她缝隙上蹭了蹭,兴奋的仰头一声怒吼插了进去,丁敏娇羞的呻吟了一声,身子陡然紧绷起来,接着就是一阵难以压制的哆嗦。

    「叫哥哥,小敏儿。」

    「不……不要叫,我比你……比你大啦!」

    「叫!」

    「……哦哦……」

    「叫!」

    「……啊啊……」

    「叫!」

    「嗯……哥哥、小哥哥……你肏的……妹妹好爽……好爽啊!」丁敏不由自主的叫了两声后,蹙着秀眉在也忍住,畅快的欢叫起来……

    激情过后,丁敏一脸红晕的躺在楚天佑怀里,娇媚的说道:「刚刚都以为要死了似的。」

    「怎么样?做我的情人爽吧!」楚天佑轻轻抚慰着女人微颤的身子,挪揄的说道。

    丁敏微微抖动着睫毛,依然在体会高潮过后的余韵,梦呓道:「你这几天都不来找我,还以为你把人家忘了呢?」

    楚天佑双手抓着女人胸前的乳球轻轻揉搓着,道:「你这样的大美人我怎么会放过,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每次都在人家老公在的时候来找我,你是不是有点变态啊!」丁敏闻言啐道。

    楚天佑一脸坏笑着说道:「我还有更变态的,要不要试试?」

    「试什么?」丁敏有些诧异道。

    楚天佑猛然抱起丁敏下了床,向外走去。

    「啊!你要带我去哪?」丁敏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双腿盘绕在他的腰间问道。

    「去了就知道了,我们走喽!」楚天佑抓住女人的肥臀一提,大肉棒轻车熟路的就插进丁敏的小蜜穴。

    「啊……别动……我身体受不……受不了啦!」

    「我没动,只是在走路。」

    「啊……明明……明明就动了。」

    「我真的没动,这是走路的惯性动作而已。」

    「啊……好舒服……好爽啊!你明明……就是动了吗!」

    「错觉,一定是错觉。」

    「啊……错你个大头……大头鬼啊……又动了……啊……」

    没过多久,当丁敏看到男人居然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时,一脸惊恐的尖叫道:「啊……你要干嘛!楚天佑,放我……放我下来,不要啊……我老公在……在里面……啊啊……放开我……放开我啊……」

    楚天佑没有理会女人的尖叫,用脚踢开卧室的门,入眼就看到陆明杰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张嘴还流着口水一脸睡得很香的样子,而看到自己丈夫躺在床上熟睡的丁敏,瞬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新鲜、紧张、刺激、惊险、羞耻等多种情绪涌上心头,顿时浑身阵阵肉紧,蜜穴内的肉壁更是死死夹住闯入的大肉棒,脑袋空白的都要昏厥过去一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别叫、千万别叫出来!」
    楚天佑低头迅速吻住女人的红唇,抱着丁敏的屁股狠狠抛了几下,感觉女人的身子在自己怀中猛地一弹,张嘴就要发出一声尖叫,幸亏自己怕她忍不住及时堵住她的嘴,过了片刻,楚天佑才将高潮瘫软的丁敏放在床上,俯身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了一会儿:「……」

    还在高潮余韵中的丁敏突然睁大双满脸震惊的看着楚天佑,好像男人说的让她特别惊讶,看着女人惊讶的表情楚天佑此时却正色问道:「记清楚我刚刚说的话了吗?」

    丁敏如同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楚天佑站起身子说道:「那就好,你这两天好好休息休息,到时候我给你电话,我先走了。」

    丁敏看着男人的背影眼中神采奕奕,拉开床头柜子的抽屉,从里面翻出两片事后药仰头吞了下去,看着身上欢爱后的痕迹,耳边传来丈夫陆明杰酣睡时传来的呼吸声,心里懊恼的想着:「我丁敏怎么会遇到这样的极品男人啊!」

    ……

    华南市市区,一家高档的私人医院中。

    李强两眼无神地躺在特护病房的病床上,脸色灰白,样貌枯槁,就如同患了绝症之人,在病床旁边站着一位双手后背的花甲老人,他着皱眉看着李强,这个和李强有几分相似,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威严的老人就是李强的父亲李刚,二十多年前华南市有名的黑道老大,老来得子之后李刚决定退出黑道,渐渐把自己漂白,然而今天看着儿子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李刚心中的怒火就是倾尽江河之水都难灭。

    正所谓之子莫若父,几天前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儿子转性了,平时经常和一帮狐朋狗友胡闹的李强居然天天待在家里,感觉变成了乖宝宝,仔细观察了两天他终于发现儿子的不对劲,卧室里充满了色情的东西,而且还发现一些壮阳的虎狼之药,做为过来人的李刚当然知道这些药的危害,于是在他的逼问下李强终于交代了原因:是因为他的小弟弟不举了。

    只有这么一个独子的李刚当时心里一惊,连忙带着李强来到市区最好的私人医院,经过医院专家的检查之后,发现李强的身体一切正常,而且还因为服用过多壮阳药物的原因,他身体好像是补过头了,因而时不时的会流鼻血,至于此刻阳痿的原因专家们得出结论说:很可能是李强心里上的有病,心病还需心药医。
    在从儿子口中得知了所有事情的经过后,李刚沉默了好一阵,终于缓缓开口说道:「强儿,你先好好休息,别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你放心,爸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爸。」躺在病床上的李强悲愤的喊了一声。

    李刚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病房,在走廊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当电话接通时李刚语气淡淡地说道:「小三子,帮我做件事。」

    「刚爷,什么事?您说吧!」手机那头传来雄厚的男声。

    「……」

    「放心吧!刚爷交待的事,一定办到,您就等我消息吧!」

    李刚挂掉电话后,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的神色,他紧紧握着手机看了眼特护病房的房门,迈开脚步走出医院。

    ……

    四季别墅苑。

    楚天雪穿着一件大红色的丝质睡袍,大开襟没有扣子,只在腰间左侧有一根红色的宽边丝带系着个大大的蝴蝶结,开襟处露出大片雪白滑嫩的肌肤,看得出来她没有戴胸罩,两团高耸的乳峰微微颤颤,那深不见底的沟壑证明美人平时的深沟绝对不是挤出来的,她正双手抱膝呆呆地看着自己精致的裸足。

    精心修剪过的脚趾甲整整齐齐,上面涂着黑色魅惑的趾甲油,这份惊心动魄的黝黑衬着脚背欺霜赛雪的白嫩,显得尤为耀眼娇艳,便是楚天雪自己看了都心里沾沾自喜,怪不得自己的情人弟弟这么喜欢它呢。

    下一秒,楚天雪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她就看到楚天佑走了进来,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间说道:「天佑,你一上午的都跑去哪了,我起来的时候就没见你人。」
    「没有去哪,就是在市里随便转了转,怎么了,姐,你是不是呆在家里无聊啊!」楚天佑一屁股坐到女人身边轻松的说道。

    「是啊!你这个小流氓不再家,我一人是挺无聊的。」楚天雪一脸抱怨的说道。

    「那我们去海边游泳怎么样?」楚天佑提议道。

    楚天雪闻言俏脸升起两朵红晕,充满诱惑的美眸白了男人一眼,性感的嘴唇似笑非笑的轻轻上翘说道:「只是去海边游泳吗?」

    楚天佑闻言暧昧的看着女人笑道:「那当然了,只不过在游泳的时候我们可是适当的加一点激情,你说是不是呀!姐。」

    看着男人暧昧的神色楚天雪不禁莞尔,啐道:「呸,你就是一条小色狼,还不快去收拾东西,我马上去换衣服。」

    片刻之后,楚天佑看到楚天雪上身一件纯白色的背心,下身水洗白的牛仔热裤从楼上走下来,赤裸的两条性感白皙大长腿挑逗着他神经,当女人换好一双水晶人字拖时对着他喊道:「还愣着干嘛,走啊!」

    楚天佑笑了笑背起整理好的背包,他知道自己又能和美艳的姐姐度过一个愉快欢乐的周末了。

    ……

    黄金海滩,华南市西海岸风景最美的沙滩,这里的沙滩弯弯地向两边延伸,好像要拥抱深邃的大海一样,海风自然清新没有海腥咸鱼的味道,海水碧蓝清澈激起一排长长的白色浪花轻轻拍打着柔软的沙滩,因为是周末,所以人比平时多了许多,沙滩上各式色彩鲜艳的泳装靓女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下午的蓝天碧空如洗,阳光的余辉洒在沙滩上,将这片沙滩映照的金灿灿,有些慵懒的游客躺在一排太阳伞下的沙滩椅上面,目光随着面前时不时走过的泳装美女们移动。

    楚天佑穿着大大的沙滩裤,躺在一把大大的彩色遮阳伞下,看着远处七八个在海水中玩闹的年轻男女,当然他的目光主要还是看那些穿着泳装的年轻女人。
    「怎么,很羡慕吗?」忽然,身后传来楚天雪的声音。

    楚天佑扭头一看,顿时亮瞎了双眼,只见楚天雪丰腴成熟的身上穿着性感的三点式蓝色泳衣,鼓囊囊的酥胸被蓝色胸衣紧紧包裹住,婀娜白皙的腰肢两侧是系着两个蝴蝶结,原来她的下身是系带式的三角泳裤,此刻正摇曳生姿的站在自己身后。

    看着楚天雪前凸后翘的胴体,裸露在外白皙如玉的肌肤,还有那晃眼的大白腿,虽然这具身体看过了无数回,但楚天佑此刻仍然感觉到身体里的欲望在缓缓流动,他赞叹说道:「姐姐,你真美。」

    楚天雪走到楚天佑旁边的沙滩椅上坐下来,瞄了一眼男人有些缓缓鼓动的下身,笑道:「小色狼。」

    楚天佑顿时感觉自己被冤枉了,伸手指了指女人被泳裤紧紧包裹的下身,在那里鼓囊囊、肉嘟嘟的有条神秘浅浅凹陷,他哀叹道:「这也不能怪我,是姐姐你太诱人了,所以它才不受我控制的。」

    楚天雪哼了一声,起身向海水走去,边走边说道:「那也是你的思想不纯洁,太好色了,而且极其好色,我要下水去了,你去不去?」

    楚天佑连忙起身跟了上去,笑道:「当然去。」

    海风吹拂,海面上荡起片片浪花,楚天佑与楚天雪两人在浅水区踩水并行,两人在水里的脚时不时的碰在一起,没几次就挑逗的楚天佑心猿意马,他的手情不自禁的就抓住了楚天雪的丰臀,在上面慢慢的抚摸起来,楚天雪侧过脸看了眼男人,没有阻止反而风情万种的笑了笑。

    这对姐弟两人正是奸情热恋的时候,得到楚天雪的鼓励后,楚天佑手下的动作更加放肆,在女人那丰满的翘臀上揉来揉去,过来一会儿就摸到了楚天雪的大腿,那里什么都没有穿,摸起来更加手感舒服,而且此刻楚天雪正双腿用力的踩水,摸在上面楚天佑甚至能感觉到那时送时紧的肌肤紧张感和线条美。

    片刻之后,楚天佑有些不满足的将手摸到了楚天雪两腿之间,一根中指沿着那泳裤勾勒出来的缝隙上下抚摸、抠挖、戳弄,将指上的功夫发挥的淋漓尽致。
    楚天雪被男人摸的是浑身肉紧,身体乱颤,心中的欲火是熊熊燃烧起来,尽管在海水中泡着,她都感觉到自己的皮肤表面渐渐升温起来,美眸流转的娇羞白了男人一眼,一条玉臂在水中抓住男人手腕阻止他乱动。

    楚天佑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双手在女人柔软的娇躯上抚摸,然后捧着她肥美的翘臀,将头凑到女人胯间,用最贴住她最敏感的肉穴上的凸起处,肆意地咀嚼起来。

    楚天雪喉咙里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叫出声来,两腿紧紧地夹住男人的脑袋,感觉心里轻飘飘的,酥酥麻麻的快感袭上心头,肉穴的花瓣缓缓绽放开来,里面流出潺潺晶莹的爱液。

    突然间,楚天雪发现身边的海水里浮起一抹蓝色,抓过来一看,这才发现那原来是自己的泳裤,就这一瞬间,她好像被电击一般,浑身剧烈颤抖,所有的毛孔都因为紧张而汗毛倒竖起来,一颗心肝提到了嗓子眼,情不自禁的悠长的叫一声:「啊……」

    海水里,楚天佑将整个头部埋在女人发烫的胯间,好似闻到一股如兰似麝的雌性香味,他拼命的吸着、拱着、舔着、吮着……并贪婪的用舌头将那两片娇艳的肉唇向两边分开,狠命卷起粗糙的大舌头在肉穴里进进出出,咀嚼着肉穴里的嫩肉,好似要把它们嚼碎、嚼烂吞下去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楚天雪双手在海水里抓住楚天佑的头发,使劲把他的头往自己两腿间按,双腿一夹一夹的,身子在水里不耐的扭动着,嘴里忘情的呻吟着。

    忽然楚天佑的身体猛然浮出水面,两人的嘴巴就像磁铁一样马上吸在一起,发出「滋滋」淫靡之音,在海水中楚天佑将大肉棒抵触在楚天雪胯间肉穴上猛然耸腰,楚天雪瞬间身体一阵僵硬,脑袋里面是一片空白,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停滞了,时间与空间也停滞了。

    然而楚天佑没有停滞,他感觉到自己的大肉棒闯入一片柔嫩、湿润、温馨的世界,随即抱着楚天雪开始剧烈的游动起来,两人的身体在海水中来回旋转,强有力的磨蹭着彼此的身体。

    耸动、摩擦、再耸动、在摩擦。

    「天哪,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受不了啦!」

    「啊,天佑好厉害啊!居然可以在水里做,这种感觉完全不同,比平时更加的刺激、更加的舒爽!」

    「天啊,天佑他居然这样子都能插进子宫里面。」

    楚天雪因为嘴被堵着,只能在心中无声的呐喊,修长丰润的双腿紧紧夹住男人的熊腰,使得闯入自己身体的大肉棒更加有力的重重撞击,重重摩擦。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楚天佑松开女人的嘴唇腰部旋转耸动的更加剧烈了,疯狂的运动将海水都搅起一个个小小的漩涡,楚天雪张着嘴巴在也没有合拢过,秀眉时紧时松的蹙着,呼吸急促到了极点,勾着男人熊腰的玉足,十根玉趾在水中紧紧弯曲,整个脚掌都弓成了弧形,脚背上青筋暴凸,显然她已经到了极限,汹涌的阴精如潮水般滚滚喷出来。

    楚天佑感觉到怀中的楚天雪僵硬、抽搐、痉挛,察觉到浇灌在龟头上的滚烫阴精,知道女人高潮了,他也没有忍耐,狠狠抽插了几下之后低沉地吼道:「嗯!姐姐,我要射、射了啊啊啊……」

    「射吧……射到最里面……啊啊……一滴都不许剩……哦啊……」楚天雪有些斯歇力底的嘶喊道。

    碧海蓝天,在海水中抵死缠绵的疯狂男女终于云收雨歇,楚天佑帮着楚天雪穿好小泳裤后,扶着她问道:「姐,你怎么样?累不累啊!」

    楚天雪还没有从激情中平复过来,她趴在男人的肩膀,闻言狠狠咬了一口腻声道:「就知道你这臭小子没安好心,好累啊!我们回去吧!」

    楚天佑笑了笑,转身将楚天雪背在身上,向着岸边游去,然而人生何处不相逢,当楚天佑搀扶着楚天雪回黄金海滩的沙滩上时,他们居然在沙滩上碰到了同样来旅游的唐嫣一家子。

    「嗨!糖糖,你怎么在这里啊?」楚天雪连忙放开楚天佑搀扶着自己的手,同时对着不远处的唐嫣摆了摆手问道。

    唐嫣水汪汪的丹凤眼中秋波熠熠,看着姐弟两人闪烁着光芒,她扭头看了眼那边正在玩沙子的丈夫薛雄和女儿安安说道:「今天是周末,安安想要到海边来玩,所以我和老公就陪她来了,咦,天雪,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楚天雪嘴角微微一翘勾出一抹笑意,脸色有些古怪的回道:「有吗?可能是太阳晒的吧!那个,糖糖,我有些累了,咱们晚上在聚一聚,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安安了,拜拜。」

    「拜拜!」看着楚天雪姐弟俩渐渐远去的背影,唐嫣若有所思的暗暗想着:「真的是太阳晒的吗?不会是……呸、呸、呸,我怎么一见到他们姐弟就老是乱想啊!」然而唐嫣却没有听到已经走远的楚天雪他们两姐弟的对话,若是听到的话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呢?

    「喂,你这个小色狼,刚刚老盯着糖糖看什么?」

    「没有啊!我哪有看了。」

    「哼,还不承认,我看你都快要流口水了。」

    「绝对没有,虽然糖糖姐穿着泳装很诱人,但我还是觉得姐姐你更加诱人啊!」
    「算你小子会说话,这次放过你啦!你要是敢对糖糖起什么坏心思,看我绕不了你。」

    「嘿嘿嘿,姐,我向保证,绝对不会,您就放心啦!」

    楚天佑嘿嘿一笑,其实刚才见到唐嫣的时候他确实有些惊讶,然而惊讶过后他就发现了更加让他惊讶的事情,一身花白连体泳衣的唐嫣简直身材火辣到爆,也许是因为生育过的缘故,那前凸后翘的成熟风韵一看就是男人床上的恩物,成熟少妇的风情让他有那么一瞬间失神,楚天雪捕捉到了身边男人的神情,将手伸到楚天佑的腰间,拧着他那的软肉心里酸酸的威胁他不许打好姐妹唐嫣的主意。
    *********************************** PS:上章加精,这里加更。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