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屏蔽导航网站:www.emoneyspace.com/xuancai

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采集不用钱,完全免费还倒贴,站长扶持月结工资】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采集站长指导,福利领取,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加QQ:920347076,技术交流群:957613392 .

telegram电报群:https://t.me/ziyuanzhan1024

1024资源站解析接口:https://api.1024zyw.com/m3u8.php?url=

1024资源站API地址:https://www.1024zyw.com/inc/api.php

  • 资源采集插件下载  采集奖励方案  采集教程
  •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权力的体香第一部川跃归来】第21回李誊
    【权力的体香第一部川跃归来】第21回李誊
    第21回:李誊,象牙塔内外

    李誊漫无目的的在河西大学宿舍区的梧桐石子路上出神的走路,都没注意到几个擦肩而过的女生看见他时脸红可爱的模样,只是在寻思自己究竟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被陈樱拉扯着离开女五宿时,他就已经开始这样失魂落魄了。

    虽然陈樱也是河西大学里引人瞩目的篮球队美女校花。但是各人各有痴迷处,他来给陈樱送这个说那个,没事找事,不是为了追陈樱,而都是为了见见石琼。今天又拿了校运会的篮球赛程表来,说是要找陈樱这个学生会体育部干事,商讨一下场地分配和赛程安排,其实还不是希望有个借口,可以在她们的女生公寓里坐上一会,看看有没有机会和石琼搭搭话,最好能有机会请石琼吃个晚饭,哪怕带上陈樱。不过陈樱是早就识破他了,居然也不礼貌性的请自己上去坐坐,就下来扯了赛程表,推着自己去旁边的咖啡厅里。

    而且对于这什么校运会比赛,陈樱比他还心不在焉,胡乱勾了一通,就丝毫不客气的让自己打道回府,临走还留给自己一通冷淡的数落:「这些事,下次不用找我了吧?你自己定完找老师就可以了,我根本没什么主意。」似乎觉得不解恨,又加一句:「也没什么兴趣……」那眼神冷冷的,几乎就要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几个字刻到空气里化成可视化图形扔自己脸上了。

    在石琼的这个室友眼里,自己真的那么不堪,甚至根本不配去尝试接近石琼么?李誊失魂落魄的边走边想,这在一点点侵蚀摧毁他的基本自信。

    从普通大学生能够看到的世界来说,李誊认为自己的条件,别说什么癞蛤蟆……根本已经是「顶级校草」级别了好吧?一米八十五的身高?俊朗的外表?健硕的肌肉?白皙的皮肤?阳光洒脱的发型?温文尔雅的谈吐?校篮球队控卫?……还要怎么样?件件桩桩都是应该让小姑娘们趋之如骛、心跳神往的……何况自己这样的运动少年的健康形象下,却一点也不单薄粗俗或是绣花枕头……自己同时还是学校网络技术爱好小组的成员,校园Swift 创业比赛的亚军,二等奖学
    金获得者,学生会干部,社团联干部,优秀学生代表……想来想去,简直说句文武双修、色艺双绝都不算自恋啊。不说别的,从高中到现在,有意无意向自己示好,靠近自己的女生那都不在少数,虽然没谈过恋爱……

    但是自己见过一次之后,就惊为天人、茶思饭想、心驰神往的英文系的系公主石琼,对自己却从来只是礼貌却冷漠的,几乎都好像记不住自己的名字。更糟糕的,是石琼的这个室友陈樱,明明和自己同为学校篮球队男女队员,又都是学生会文体部的干部,应该是自己接近石琼的最好桥梁,和自己统一战线才对,但是她每次看自己的时候,都好像在看什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瓜,或者不知所谓的书呆子一样……

    这简直都在考验着他的世界观!更令他分外挫败!

    又见不到自己朝思墓想的女神石琼,原先精心筹划的那些洒脱自如的台词也都用不上了,钱包里认真准备的两百元准备请两个女生吃饭的钱倒也省了……一时真不知道接下来去哪里干什么才好?真的去安排什么赛程场地,也觉得没什么兴致了。或者去图书馆看看新到的JAVA教程?似乎也觉得闷闷的,显得自己多Nerd
    啊。回宿舍去……?回宿舍不是打游戏,就是偷偷看AV……想想都太颓废了……在今天的氛围下,只会让自己感觉更加糟糕的。

    现在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帮助自己忘却一时的烦恼,重新找回自信和满足,并且能够宣泄一下压抑的感觉,那就是篮球场。

    李誊其实从初二才开始打篮球,但是凭借出色的身体条件,他的技术进步非常快。姐姐李瞳曾经和自己开玩笑,说男生打篮球比较招女孩子喜欢才是自己打篮球的主要原因……现在想想,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当自己在球场上挥洒汗水,运球、过人、传球、抢断、起跳、投篮时,真的有点酷酷的,好像一个什么NBA明星,女孩子们似乎也在那种环境下会被感染,甚至会抛下矜持,大声的为自己欢呼和喝彩,而不仅仅是远远的偷看自己……李誊虽然总是装作不为所动,但是内心深处,他是非常享受的。

    在河溪一中,李誊就是校篮球队的主力控卫。虽然河溪一中不是篮球名校,但是能在市重点高中里,一群眼镜片厚厚运动细胞少少的男生群中,依靠着篮球所带来的特殊魅力,让自己成为学校中诸多女高中生的梦中情人,也是不错的人生体验。

    后来考上了大学,河西大学本来就是知名学府,体育也一向很强,以李誊的水平和身高,也就勉强只能成为校队替补。但是即使如此,他还是依靠良好的学习成绩、优秀的社团工作和阳光俊朗的外表,报名竞选了学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虽然校际正规比赛他的出场时间是很有限的,但是平时训练和比赛时,还是有许多女同学,是明显过来主要为他喝彩加油的。

    而谁知,当他鼓起勇气,开始追寻自己人生的第一次主动出击友好示爱的对象时……却碰了一鼻子灰。不,准确的说,是连碰一鼻子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心中的女神隔壁的另一个女神,推推搡搡就踢到了一边。想想都是窝心。

    去打篮球吧,至少在球场上,自己能知道自己是谁,有什么优势,有什么缺点。不像在女五宿的楼下,会这样自己找不到自己。见鬼的女五宿,简直是别一个平行空间的建筑,能把自己弄的那么神魂颠倒的。

    他想到这里就决定了,回宿舍,从床底下掏出来那个旧的斯伯丁,却又犹豫起了,是去学校的场地上享受一下女生们情意绵绵的注视呢,还是去万年篮球公园打打激烈的野球,虐一下已经工作了来寻找点「学生时代运动感觉」的中年大叔们。

    「万年篮球公园」其实就修在河西大学靠近台宗路的边上,这是当年国企万年集团特地在河溪市捐助的公益项目,一共8块全场塑胶篮球场地,在河溪也算是挺不错的群体场子了。本来是不要钱的,后来因为不要钱,连河西大学的学生们都涌过来打球,就有点资源浪费的意思,场地方干脆开始承包给某个小公司收费管理。学生们大多数没那个财力来150元一个半场一小时的挥霍,也就少来了。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兴起的一股风潮,这里流行起了「3 VS 3,输者买单」的野球规则。

    其实这类野球场地,有一些纯粹是公司白领和小区居民来锻炼锻炼身体,连运球动作都不连贯的小白;有时是某个公司办拓展活动,大家来打打球联络联络感情,如果老板或者经理跟着来,大家也免不了刻意讨好给喂喂球,陪他老人家玩玩开心;但是也藏龙卧虎,也偶尔会有一些街头真功夫,或者是昔年受过正规训练,现在也没完全扔下的高手;极端的情况下,还会有职业运动员和大学校队的运动员来这里玩儿……当然,在大部分情况下,能和李誊这种大学校队控卫在同一水平线的人毕竟不是多数……所以这里,也成了李誊常来免费蹭场地、顺便找点「小伙子打得真好」的虚荣感的地方。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因为李誊也知道,那些在被他轻松晃过,狼狈倒地后还只能心悦诚服的来夸奖他「小伙子打得真好,校队的吧?」的中年大叔,说不定就是个年薪几十万的白领主管,也可能是个家产上千万的小老板,如果换一个环境,他也许在他们面前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到了篮球场上,当大家都穿上背心短裤,迈开脚步,开始运球……这些「社会资产」和「人生业绩」就变得毫无意义,手底下的活才是真章。即使是在另一个环境中蔑视自己,甚至无视自己的那些「事业有成」的成年人,在那时那刻,也必须平等看待自己,甚至仰视自己。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魅力吧……至少在球场上,一切都是公平的。

    想到这里,他忽然长长吁了口气。其实,他多少能读懂陈樱的意思。在陈樱这个冷美人的眼里,自己的那些资本,什么长的挺帅啊,学习不错啊,篮球打的好啊,学生会干部啊,计算机天才啊……拿这些在大学生群落中受欢迎的资本,来追石琼,都是可笑的。在她那冷傲的笑容下掩盖的潜台词是,她和石琼,从来都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人……在她们的世界里,李誊引以为傲的这些资本,一点一滴积累的青春的浪漫和财富,都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无聊。

    可难道我们不是学生么?今天的财富和地位不都是父母给的?将来的事情谁知道?也许有一天我也能有一番伟大的事业?难道今天我们不应该追求更加纯洁的感情和令世俗却步的真诚么?难道我们还没有开始认真品尝象牙塔里的浪漫和快乐,就要开始投身那污浊物质世界的怀抱么?!什么金钱、权力、社会地位、高尚社交;什么名牌、时尚、门当户对……这些东西难道不是肮脏、世俗、愚昧、低级的象征么?这些东西和爱情有什么关系?!在这个校园内,我是最优秀的男生,她是最优秀的女生,我们是多么的合适,为什么我连追求她,一个漂亮女孩子的资格都没有?!难道一定要我爸爸也是个处长?或者什么董事长?或者……
    去万年篮球公园,用更加纯洁更加纯粹的东西:篮球,虐一下那些俗世里的人,就当作表示一下自己的抗议吧!

    而且去那里的话,说不定,还能遇到那个自己越来越崇拜的球友「琛哥」:张琛。

    想到这里,他还是有些期待,心情不好的时候,和张琛他们一起打打球,总能愉快起来。甚至有一种,高速成熟起来,尽快接触更加神秘的校园外面的世界的感觉。

    说起这个「琛哥」张琛,是自己有一次打球时认识的野球伙伴。他比自己大上五六岁,却一看就是社会上滚了许多年的老油子。长得黑漆漆的留个圆寸,肌肤有些粗糙,细看很沧桑很有男人味,球技倒是不错,似乎不像是野路子出身,甚至有的时候,能和自己这个科班练球的控卫配合着打出很像样的战术跑位来。他有时打高兴了脱了光膀子,吸引眼球的,除了黝黑的肩膀上纹的那只红蝎子,还有浑身肌肉青筋如同老虬盘根一样的视觉震撼力,板扎的身板上更好几处伤疤痕迹。说实在的,跟这种人一个队打野球,至少是没人敢节外生枝的挑事。
    张琛虽然这么看来像个退伍的什么野战军人或者街头的帮派混混,一双有神的眼睛也总是眯起来有些邪邪的笑着,但是可能是因为欣赏李誊的球技吧,和李誊说起话来却总是很亲热很友好。他经常带着一对兄弟一起来打球,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亲兄弟」,还是所谓的那种「兄弟」。一个叫大强的,打中锋,身高体壮的不像话,简直跟个黑铁塔似的,就是脑子有点不好使,也不太说话;一个叫小强的,打后卫,贼眉鼠眼、瘦小枯干跟抽了鸦片似的,却是非常灵活,还喜欢有的没的说些个跟生殖器离不开的话……这一对兄弟却一看就是张琛的小跟班。而张琛每次打完球,一换上了衣服总是一副立刻变个人的样子,干干净净的,深蓝色的牛仔夹克、墨色的宽松牛仔裤、戴一副酷酷的墨镜……李誊也有一次和他开玩笑似的刺探他:「琛哥,你们三个是不是混道上的啊……」。张琛哈哈大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炫耀似的回答:「混毛线啊!老子还蹲过三年呢!……不过现在咱是守法公民。」。李誊居然神差鬼使也不怕是盘他的底子,跟着问句犯了什么事啊,张琛这次好像是开玩笑,居然一改他酷酷的样子,跟个倒霉蛋似的搓搓牙花子:「强奸……还他妈未遂。判了五年,蹲了三年……」简直跟说冷笑话似的。

    这是和李誊在学校里遇到的,全然不同的世界中的人,李誊感觉非常好奇和有吸引力。和张琛在一起,他又不见外,似乎挺喜欢把外面世道上有趣的事当笑话跟李誊讲,而且,每次打完球,递香烟、喝啤酒、吃烤串……李誊非常享受在张琛面前,有一种真正成年的感觉,似乎是弥补校园生活的阳春白雪。而且他们几个还有一件好处,看上去挺吓人的一副模样,至少打球的球品却不错,从来不带黑手黑脚伤人的。偶尔输球也是认栽埋单,从来不会赖账。

    后来听张琛讲,他其实是做保安的,李誊还有点不带信,觉得张琛不像他想像中的保安。张琛就半真半假的贼笑:「你小子以为保安都什么样……穷末拉三的中年大叔?就会跟业主敬礼?或者哄来探头探脑玩的小屁孩子?……老子是集团公司保安部的组长,也算是领导干部。你懂不懂?这两小子就是我的下属。」
    李誊那时候话赶话问张琛是哪家大公司的,张琛说出来个「咱们公司可挺有名气的,晚晴集团」,这却把李誊吓了一跳。他连忙想含糊过去。却被张琛一眼就看出来这四个字对他应该有什么特殊意义,三逼两问,连敲带笑,只好招认:自己的亲姐姐,李瞳,是晚晴集团的新进前台接待员……

    招认完,还小心翼翼的哀求张琛,可千万别去单位里和姐姐说起自己在外面打球、抽烟、喝酒、撸串……

    和张琛一起打球,挺好。和琛哥一起偶尔出来玩玩,也挺好。但是这层关联,可不是他想有的。让琛哥知道自己那么漂亮的亲姐姐,是他的某种意义上的「同事」,李誊就已经觉得有点寒毛直竖的意思。而一旦让姐姐知道自己不好好在学校里当自己的大学生白马王子,跑到社会上和张琛这种人待在一起打球,姐姐伤心生气起来的眼神……那是李誊最无法忍受的。

    但是张琛就是那么率性也眼毒,一下就看出了自己的意思,笑骂着:「我操你娘的,我认识你姐姐是谁啊?就去告你的黑状!?再说了,老子就跟你小子打打球,每次都是老子花钱请客喝啤酒吃腰子……你姐姐还怕我带坏你了?我他妈又没带你去嫖!嘿嘿,不过你放心,那么大一集团公司,你姐姐那是楼上的白领,老子么……是见不得人的地下室里的黑猫,其实弄不到一起去……嘿嘿,咱们集团公司可好几个漂亮前台呢,你姐姐是哪个啊?哈哈哈哈」

    姐姐……

    一想起姐姐李瞳那双迷人却是精明的眼,那微微翘起的唇角,李誊想想还是决定算了,别去万年篮球公园了,还是去学校场地里打打球,听听女生们的欢呼得了。

    自己毕竟是个大学生。

    姐姐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